• 行政机关法律顾问切忌“服务”过度
  • 发布时间:2019-06-03 10:17     信息来源:市场监督管理

 

  

  随着全面依法治国的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聘请执业律师做法律顾问,以提供全方位的法律帮助。法律顾问一方面运用法律专业知识,在依法提供咨询、草拟和审查法律事务(比如合同)、依法出庭辩护维权等诸多方面,尽心尽职尽力地服务于“雇主”;另一方面由于过度“服务”而招致一定的非议(非民事诉讼、刑事诉讼的辩护人),个中除了有误解和误读之外,“服务”的度把握不当,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以“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为例。《行政许可法》第二十五条规定 :“经国务院批准,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根据精简、统一、效能的原则,可以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许可权。”根据这一规定,决定一个行政机关行使有关行政机关的行政许可权的决定权在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但要经国务院批准,才能生效。而且,要符合精简、统一、效能的原则,而非扩编扩权扩张的冲动。虽说以上理解不一定最为精准,但至少体现了重大改革“于法有据”的要求。 

  然而,有位受聘担任行政机关法律顾问的专业律师,其提出的“辩护”观点认为,中央相关部门出台的《相对集中行政许可试点方案》就可以作为依据。换句话说(也可能是曲解),法律规定的“经国务院批准”,在没有全国人大暂停执行相关法律或授权国务院可以再授权所属部门行使决定的前提下,一是可以“降格”为国务院相关部门 ;二是将国务院相关部门等同于国务院 ;三是将政策依据替代法律规定。 

  阅读完该法律顾问带有“辩护”之意的文稿,笔者一则感慨,作为法律专业人士,竟可以如此解读已有的明文法律规定,专业与否的问题留待专业人士予以评价 ;二则似情有可原,作为受聘的专业人士,必须千方百计地寻找理由(哪怕是貌似的或牵强的理由),属不得已而为之 ;或是“护主”心切,搁置专业水准与专业立场,先作一番“辩护”,表明已履职,有“心迹”可循 ;或不排除其“主动作为”的“邀功”之举。 

  笔者以为,作为法律顾问或者辩护律师,皆应以法律作为其基本的执业遵循和职业操守,特别是为行政机关提供的法律帮助,更应充分展现法律途径的正能量。如果罔顾法律规定的本意,作唯利的曲解或投机的偏解,不但对行政机关自身的依法行政造成不良的影响,更可能会对全社会的法律素质的提高和尊崇法律的养成带来极大的破坏性。 

  法律顾问的工作特性,是在事前宣传法律、解读法律,引导大家遵守法律,如果弃法律的明文规定于不顾,或不在法律的“频道”上看待和讨论,一切罔顾法律而言他之举、之言、之意,都不是应有的专业立场。(江苏省无锡市市场监管局  盛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