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央深改委会议:强化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助力实现共同富裕
  • 发布时间:2021-09-03 11:05     信息来源:人民网

83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强调,要从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促进共同富裕的战略高度出发,促进形成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为各类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创造广阔的发展空间,更好保护消费者权益。

形成高效规范、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中小企业研究室主任马源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强化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形成高效规范、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是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的内在要求,有利于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极大地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

当前,市场垄断问题主要集中在网络经济领域。网络经济垄断所造成的影响主要涉及中小微企业。商务部中国国际电子商务中心研究院院长李鸣涛对本报记者说,强化反垄断、规范平台经济发展,就是要从战略高度为各类市场主体特别是中小企业创造广阔发展空间,保持创业创新的市场活力,实现高质量发展,并带动全民增收,促进共同富裕。

中国人民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三希也对本报记者称,随着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数字经济也从消费互联网转向产业互联网。与过去流量为王、赢者通吃的消费互联网不同,产业互联网将更加注重共建、共赢、共享

鼓励资本进入技术创新领域

会议提出,要设置好红绿灯,鼓励支持企业在促进科技进步、繁荣市场经济、便利人民生活、参与国际竞争中发挥积极作用。

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院长赵鹏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未来不管是新技术的使用还是新商业模式的引入,应当聚焦于如何真实地提高经济活动效率,增进社会总体福利,而不是以创新之名行监管套利或不正当竞争之实。

设置好红绿灯就是要进一步完善法治规则体系,明确市场竞争规范,告诉企业哪些行为是不被允许的、哪些底线是不能突破的。李鸣涛表示。

李三希指出,未来数字企业发展将会越来越强调社会价值创造,支持政策也将从过去更多聚焦商业模式创新转向更多鼓励资本进入技术创新领域。

未来规制建设的重点方向已经明晰

会议强调,要加快健全市场准入制度、公平竞争审查机制、数字经济公平竞争监管制度、预防和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制度等。同时,要加强平台经济等重点领域执法司法等。国务院近日印发的《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21-2025年)》也提到,加大重点领域执法力度。

李鸣涛表示,未来规制建设的重点方向已经明晰,比如预防和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制度,体现出政府反垄断、规范竞争的最终目标是要保持市场创新活力,实现可持续发展和高质量发展,而不是限制发展。强化对数字经济和平台经济的管理,意在引导平台经济实现守正创新,保持平台经济的创新发展活力,顺应技术革命发展趋势,实现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

赵鹏也说,当前迫切需要通过科学、合理的数字经济公平竞争监管制度予以规范。

反垄断不仅仅是反市场垄断,也要反行政垄断。反行政垄断的工具就是公平竞争审查机制。李三希指出,这意味着各级政府以后在制定相关政策时,一定要严格遵守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政策不能排除和限制竞争。

从四方面着力推动大中小企业协同发展

对于如何推动形成大中小企业良性互动、协同发展良好格局,马源认为,应重点抓好四个方面工作:一是强化公平竞争审查政策的制度刚性,从源头上对政府部门拟出台的政策措施实施事前审查,预防和制止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

二是深入推进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倡导公平竞争文化,查处大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和限制竞争行为,尤其是要优化数字经济营商环境,保障中小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

三是构建大企业与中小企业协同创新、融合发展的产业生态,发挥大企业引领支撑作用,带动上下游中小企业聚焦主业,增强核心竞争力,不断提高发展质量和水平,走专精特新发展道路。

四是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减轻中小企业税费负担,落实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政策,聚焦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加强中小企业合法权益保护,完善中小企业公共服务体系,支持大企业围绕创新链、产业链搭建创业创新网络等。

李三希指出,推动大中小企业协同发展的关键,在于完善公平竞争制度、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

李鸣涛表示,要引导平台经济在实现自身高质量发展的基础上,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的数字化转型,不断打造和完善数字经济社会基础设施,支撑和服务中小微企业的创业创新,服务人民群众对未来美好生活的需求。

基于大型数字平台在互联网市场中处于核心枢纽地位,这意味着可能需要设定一套普遍化监管规则来进行结构性规范。赵鹏说。